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屠城》。

丁香不好马上回家,就跟着包文春去那片林场看看。大妹二妹想跟着,被包妈呵斥回来。

初冬的野外很寂寥,包文春指着大片黑幽幽的树林,说:“看!这里每到春天,雪白的梨花,嫣红的桃花,顶风也能香飘几十里,小伙伴们在里面放牛玩耍,好不快乐,可惜了,明年就看不到了,我要把它们全部挖掉。”

丁香忧心忡忡地说:“你真的准备在家种地?”

包文春说:“你不愿意么?你要是想出去,我也可以陪你,就是输掉整个江山又能如何?过了明天,我拿到合同后,就去广州,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我去能干什么?”

“唱歌啊!你想唱歌,随时都行!其实我还有件事没有告诉你,我要到武汉去领一笔钱,你还是一起去吧!”

“不去!谁知道你打的什么坏主意?这些树不许挖完。”

“好吧!家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住房紧张,我要在这里盖座大房子,门前屋后种着果树,你在床上睡着,就能闻到花香。推开窗户,就能看到花红柳绿果实累累。孩子们在树下,仰头就能咬到梨子。”

“那些地还不累死你,还有闲情逸致写字画画吗?”

“放心吧!咱有钱!可以买更多的机械,坐在屋里,就能耕种,再不济出钱雇人栽秧也行啊!收割有收割机,这点地还不轻松?干嘛去坐办公室朝九晚五的累死累活?有工作限制,想出门旅游还得向领导请假,哪有农民自由?”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这样废颓消沉?”丁香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我已经很积极向上了,开朗又乐观,我的一些发明申请了国际专利,你和我去武汉,就是去领专利费的。”

“很多吗?”

“我把它卖了,具体多少钱,还得好好谈一下!”

“先去哪?”

“先去广州,回来到武汉。大概一周左右。功课的事不用管,回头我帮你!”

“你给我准备的什么歌?我先听听再说!”

包文春自然就想起当年给她盗版的成名作《摇太阳》,说:“这是首表现年轻人愉快心情的歌曲,很适合你的嗓音,我唱一遍,然后你跟着学,咱们到达之前一定要学会至少三首歌曲,以后出不出去,靠它就能吃饱饭!”

“吃什么饱饭?怎么吃?”

“全国各地的人都在传唱你的歌曲,他们都在买你的歌带,唱片社就会给你钱啊!”

“那你赚的钱呢?”

“这不是还没去吗?”

“你对自己很有信心啊!”

“那是!文春出品,必是精品!”

“快唱你的新歌吧!不满意的话,就不去!”

萧瑟而稀疏的树林里,响起年轻人欢快明亮的歌声。树林深处,有人在偷砍树枝,听见歌声,缩头缩脑地在躲避他俩的的目光。

傍晚,丁香坚持要回去,包文春骑车送她。回来后,却见到邻居周家来了客人,是几年前返城上大学的知青周骏。

周骏和其它三位知青来村里驻队三年,和周家认了宗亲成了本家,前几年回城上了大学,今年毕业参加工作了,过来探望旧交。关于四个知青的轶事有很多,其中一件叫包文春多年以后还赞叹不已。那个年代确实很混乱,没有谁真的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没有法制思维,思想活跃的年轻人经常作出奇怪的事情来,简直到了胡作非为的地步。不只是他们四个,本大队和本乡其它知青点的伙伴更加无法无天,他们虽是个集体户,并不是像电视电影上说的那样,老老实实下地干活,而是到处滋事生非。

如果三五个乡的知青点联合起来,那就更是声威雄壮,在集市上,抢个军帽,截个自行车骑几天之类的事情,都是小事。有时搞笑的恶作剧叫人嘀笑皆非。有一次几个知青把卖鸡蛋的老太太拉到磅秤上一起称,逼着记磅员开票,帮着老太太领了钱,客气的送老太太回家。还美其名曰劫富济贫!不过,他们恶作剧的对象一般都是集体和单位,很少去动乡下老百姓的东西。

周骏和同伴们算是比较好的,在全县知青评比中,得了纪律模范奖状,为村里领回来一部柴油机的奖品。但他们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四个伙伴侦察到粮所大院里有头老母猪下了崽,就动了心。等人家猪崽断奶上食,四伙伴就翻墙进去,黄鼠狼一般背走了两只猪娃子。

这两头猪崽是弄回来自己饲养的,村民很奇怪的问,那可是容易叫唤的畜生,你们怎么做到不声不响折腾回来的?

周骏笑了,得意的说:“麻袋里装些草木灰就行了!它张嘴叫,就一嘴灰,闭得可紧了!”

周骏是郑州人,父亲是部队医院的领导,周父曾经带二姐去检查过,说是什么心脏二尖瓣缺损,需要做手术修补,光是补片和手术费预计一万六,加上其它检查和住院费,周骏的父亲预计至少得准备两万块钱,而且越早手术越好。

乡下老周就泄气了,两万块!那是家里二十年丰收好年成的收入,不吃不喝才能积攒下来。他就打起三个女儿的主意,大女儿今年二十岁,想说个家境富裕的婆家,最好能拿笔彩礼,给二姐治病,也能担当一些。现在的行”林茵懵圈,的还是下意识地按照李乐的指挥将林薇控制住:“为什么小薇忽然……”

“你真觉得她是你堂妹?”李乐挑眉,然后翻窗而出。

顿时,林茵只觉得手脚冰凉。

如果林薇不是林薇,那自己晚上抱着睡觉的是什么?和自己一起洗澡一起吃饭的又是什么?

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地面开始颤抖。

本来在训练精神力的孙灵和杨琪欣猛然抬头。

林薇半跪在地,披头散发,被李乐击碎外骨骼后露出流血的雪白肌肤:“母亲,母亲醒了!母亲发怒了!”

只听一声巨响,地面裂开缝隙,数不清的各种巨大昆虫钻出。

林茵的精神力散开侦查。

那是上万个四级战斗力的异种,足以吞没苏湖市的所有人。

“总部,这里是救世四号小队。”

“申请核打击。”

救世军队长看着周围的虫群,骂了声操,然后向总部上报。

他们自己和虫镇周围,乃至整个苏湖市的全部生命,都可能在核弹的打击下毁灭。但队长并不在乎。

虫母的能力已经足够威胁整个人类文明了。

作为掌握繁殖权能的生命之神备选,对方察觉了我们的存在,提前发动。或许是因为上次行动的纰漏让虫母发现了组织……

这些怪物的智力水平不比人类低。

我们必须注意,不能将它们当成野兽,应该用对待人类罪犯一样的心态来面对这些怪物。

西北方向,救世军总部。

一颗核导弹从地面伸出,点火发射。

“运气不错,天眼四号正好可以正常运行。”地下,坐在电脑前面的成员喝了杯咖啡,发出感慨。

对于救世四号小队以及苏湖市的牺牲,他有些感慨,但也就是一点而已。

毕竟为了人类文明的延续,他们都死得很有价值。

希望自己的死亡也如他们一样,是为了这种崇高的伟大事业。而不是躺在病床上老死,或死于愚蠢的人类内斗中。

救世军就是这样一个组织。为了拯救人类无所不用其极。很多人都讨厌他们,毕竟你牺牲自己拯救世界我没意见,你拉着我一起去死就不行了。

“艹!”徐小星抬手开枪,打死一只巨型螳螂:“这也太多了点吧?”

保镖队占据一条街道,组成阵地进行防御。然而这里距离虫镇太近,敌人太多。徐小星他们撑不了多久。

但关键时刻他可以传送离开。正因如此,小队成员们都丝毫不慌,按部就班地射击和防御。

可徐小星却感觉非常巨大的危险正在靠近,无法逃脱,无法防御。并且会覆盖整个苏湖市。

强烈的危机感让他仿佛心脏被石头压住一般,无法喘息。

“是什么?又是临海市那样的天灾吗?”

地下虫巢。

在信徒们的跪拜与祈祷中,虫母的嘶吼声越来越大。

它吐出十几只类似马蜂的飞虫,驱使它们朝天空中飞去。神父终于停止祈祷,带领大家叩首回答道:“谨遵母亲的意志。”

虫镇居民,全体异化。

他们都瞬间达到了五级战斗力以上的水准。朱镇长等人更是直接抵达六级巅峰。至于神父,已然七级。

或者用进化者那边的说法,神父如今已达到天选者级别。

整个苏湖市,也只有李乐和高长江这两个人能与之抗衡。当然,在核弹之下他依旧渺小。

然而核弹有一个非常致命的弱点。虽说它的威力无人可以媲美,但它却可以被拦截在半路。再强的攻击,只要没法命中便无济于事。

一根巨大的昆虫节肢从广场中间的大坑伸出。

在它面前,人类才是真正的蚂蚁。

随后,第二根,第三根接连出现。大坑里五道圆形红光亮起。

巨大而丑陋的头颅伸出。

透明的椭圆翅膀张开。

数层楼高的虫腹离开地下,暴露在空气中。可以看见上面有数不清的缝隙,在向外喷吐着一个个虫卵。

虫卵迅速孵化成不同种类的虫群,向四周飞去。

这就是超级异种,异种之神,生命神之尸,繁殖的具象化——虫母。

“母亲!母亲醒了!”林薇在地上歇斯底里地喊着。她的眼睛越来越大,渐渐不再像人。

李乐抬头,看着天空中飞过的马蜂群,“真特么吓人。”

潘门归屁股都没擦就急匆匆跑回犀牛车旁边,满脸慌乱:“老大!咋办啊老大!”

他说话间,孙灵拿起狙击枪轰碎一只试图咬掉江飞白脑袋的巨虫:“上车上车!我们必需撤离!”

林薇挣脱林茵的精神力束缚,飞入虫群中,李乐对其补上一枪,也不管对方死没死,转身上了犀牛车,待所有人就位后踩下油门开始往远处行驶。

天空被阴影遮住。

虫母遮住太阳,朝西北方向飞去。

它的身体吐出虫卵,几只巨大的蜘蛛在空中孵化,落于下方众人的头顶。

徐小星带队传送离开。

救世军四号小队死守苦战。

战车牌放上,加速技能启动。身后的一切虫群都只能吃灰。

“妈了个巴子的。”李乐继续加速。孙灵拿着狙击枪站到车顶,对扑过来的怪虫开火,身体渐渐模糊。

ps求收藏求收藏。啊,杨琪欣是女主之一,林薇不是。

苏樱还是不理他。小鱼儿道:我点出来。小马故意装不懂:你不

(各位读者佬爷们,看完记得加入书架并投票噢!)

————————————

 陈羽的总分620,杀进全班前五,年级前五十的这个消息在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瞬间便传遍了整个高三年级。

  “不可能!”

  所有高三年级的学生们在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几乎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口中同时喊出不可能三个字。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怎么可能有人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提升两百多分呢!

  这尼玛就离谱!

  这就是所有人脑海里生出的念头和想法,所有人几乎都以为,这是9班的人在跟他们开玩笑,而且开的还是一个一点都不好笑的国际玩笑。

  然而,很快他们便无比骇然地确定了一个事情,9班的人不是开玩笑!

  陈羽考620分这个事是真的!

  其他班的老师也公布了这个消息!

  甚至有的班的老师还拿陈羽作为榜样,给他们狠狠地灌了一大锅鸡汤!

  另外,这个事情是很容易验证的。

  陈羽的成绩单并不是什么秘密,只要去年级组的办公室找一下老师,都能够查看到的。

  随着消息的确定,几乎所有高三年级的学生们的心神全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所有高三9班的学生们内心受到过的那种冲击和震憾,在整个高三年级的所有学生们身上重演了一遍。

  那个微信大群之中。

  那些之前最活跃的人,全都安静了。

  没有一个人说话了。

  那些最开始在等待着最终的结果,等待着领大奖的人,全都安静了。

  不是他们故意躲起来,而是他们此时压根就还没有回过神来,他们还没有办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对于那些没有参与押注的学生们来说,陈羽的成绩出来,顶多就是心神受到一次冲击,内心被狠狠地震憾一下,他们并不会有什么实质的损失,但是对于这些参与了押注的人来说,他们可是有实实在在的损失的,有些人还是倾囊而出去押注的,这结果出来,几乎就是破产了!

  另外,他们因为参与了押注,从而他们的参与度也更深,投入的心神和情感也更加强烈,导致的一个结果就是他们的心神受到的冲击和震憾,也比那些普通的学生们更激烈!

  “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呢!这一定是假的!”

  “假的,都是假的!怎么可能有人一个多月提两百分!”

  “………”

  不同的教室里,走廊上,洗手间中,都有许许多多的学生们,神情呆滞地望着自己的手机屏幕,仿佛失了魂一般,陈羽的总分达到620分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是毁天灭地的噩耗。

  当然,陈羽的总分考到620分,并不是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噩耗的。

  对黄健锋来说,这个消息就是无比巨大的惊喜!

  “哈哈,我就知道小羽一定会考到600分以上的!”

  在确定消息的一刻,黄健锋直接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羽哥真的是太厉害了,居然能够考那么高分!”

  他的身边的几个学生也是露出了激动和兴奋之色,他们都是跟黄健锋一起练体育的,都是黄健锋的兄弟,因为黄健锋的关系,他们的心中也一直喊陈羽叫羽哥,对陈羽的印象也一直都很好。

  陈羽这次考到620这么高分,他们全都很激动,很兴奋,都感觉到与有荣焉。

  “那当然,小羽可是超级天才,他以前只是没有走出心理阴影,没有好好学习罢了,只要小羽认真学习,没有人是小羽的对手!”

  黄健锋一脸自豪和骄傲之色。

  呃……大哥,你这话会不会夸张了点?

  羽哥虽然厉害,但是也不至于没有人是对手吧?

 

“參見大人!”

李巖峰努力的讓自己的笑容顯得卑微:“不知大人今日降臨,未曾遠迎,還請大人恕罪?”

那銀發青年的眸子垂了垂:“你是何人?”

“在下乃是光明軍李氏一族的族長,李巖峰!”

“哦!你就是李家那群叛變的狗的狗頭子啊!”

銀發青年一句話,狠狠抽得李巖峰變色,不過人家還沒完:

“不對,狗頭不是你,是那個什么叫李浩言的家伙……人呢?”

李巖峰:“……”

他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屠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会拉着你的手

对井当歌

我会拉着你的手

辣椒雪碧

我会拉着你的手

指云笑天道

我会拉着你的手

月凌情

我会拉着你的手

小胡子

我会拉着你的手

肥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