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杀戮无边!(万更求订阅)》。

李大嘴仰首大笑道:想不到十二却是心安理得的,门前的两道足

檢查組上午檢查完畢,工程部在桃花鎮附近一個五星級酒店安排大家吃自助餐午飯,同時另外一些在天元公司本部檢查財務的人員也到這里集中,吃飯時把上午在天元公司檢查財務的情況向張志宏副總做了簡短的匯報,張總給予了高度肯定。

“利建,下午檢查活動怎么安排。”張志宏問道。

“哦,張總,按計劃我們下午去離這里不遠的一個恒源公司基站施工地去看看,要不下午還是分兩個方向走,財務檢查組直接去恒源公司本部檢查財務情況。我在酒店幫你安排個房間你先休息一下,我們先去現場檢查,從這里到下午檢查的地方大概路上只要30分鐘就可以了,你休息一小時后我安排車來接你。”

“哎,不用這么復雜,午飯后大家就抓緊時間上車,還是多點時間在現場檢查吧,上午看到天元這個樣子我還真有點不放心啊。”張志宏看看手表有說道:“現在是12點45分,那我們就1點出發吧,大家也辛苦,就在這里聊聊天休息一下吧。”

張志宏手機鈴聲響起,打開手機看到是老婆打來的電話,趕緊起身走出餐廳接電話。

“志宏,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家閨女今天托福考試的成績出來啦。”

“結果怎么樣。”張志宏急切問道。

“86分,總算通過啦,我心里一塊石頭總算有著落了,你不知道我昨天晚上還做了個夢,說小蘭這次托福考試通過了,這個夢靈驗了。”

“太好了,小蘭也很有毅力,這是第三次考了吧,總算通過了,這就好了,那就這樣吧,今晚抽個時間好好為她慶祝一下,你和小蘭商量一下,吃飯的地方讓她定,就這樣,我掛機啦。”

張志宏看到手機又有來電提醒,顯示是王漢榮打來的,趕緊結束了電話說道:“漢榮啊,找我有事嗎?”

“志宏,你好,聽說你整個上午都在安全檢查啊,辛苦了,我們大家都只顧忙于工作了,好久沒有在一起吃飯了,今天晚上我以私人名義請你吃頓飯,聊聊天,你一定不要拒絕哦。”

王漢榮把話說到這個份上張志宏也很難推辭了,盡管在一些觀點上有沖突,但面上還是要處理好關系的。張志宏馬上說到:“好呀,今晚我沒有安排,那晚上我們就聚一聚,你安排的稍微簡單點吧。”

“好一言為定,聽說你們在桃花鎮附近安全檢查吧,晚上我們就到郊區的翡翠休閑山莊吧,你司機知道那個地方的離桃花鎮不遠。”

“好一言為定,晚上見。”張志宏說道。

檢查組一行人上車,車輛啟動后大多數人開始閉目養神,張志宏眼睛看著窗外,4月的郊外田野里廣闊的油菜花叢爭相輝映,如同一幅花黃柳綠的水墨丹青。

剛才王漢榮的電話提醒了張志宏,企業干部之間有沖突是正常的,畢竟所處的境地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歸根結底各自的利益不同,那種虛無的遠大理想往往是最不真實的,在大會發言時候可以說,但是與現實社會是格格不入的。

班子成員團結的就像一個人一樣,往往只能是良好的愿望,真實的企業管理中是根本不存在的。但一般也不會弄到你死我活的程度,除非在利益上發生了無法挽回的本質沖突,然而這種激烈對抗的事件是屢見不鮮的發生,關鍵要控制好一個度,聰明人只要刷出自己在班子里的存在感和應有的價值,又要控制好盡量不要把矛盾激化,避免進入相互之間惡意報復的怪圈。

上午剛剛對天元公司的不當行為提出批評,將要對其采取一些糾偏措施,不到幾個小時王漢榮就打來電話要請客吃飯,這就是一種信號,一種友善的求和信號,有些事也不能做得太絕了,要為對方留一條后路,把人家的財路都斷了,那你的財路早晚也會結束,做得太狠了就是為自己挖墳墓,除非萬不得已... ...

汽車從鄉間小道拐彎駛進了一條新鋪設的水泥路,200多米長一直延伸到村里的打谷場,車輛開到村委會的門口剛停下,只聽到里面鑼鼓喧天人聲喧鬧,春委會的門口拉了巨大的橫幅,‘歡迎江海市迅達通信公司領導蒞臨檢查指導工作’,村委會書記帶領村干部以及村民興高采烈前來迎候在。

張志宏一行下了車,付利建在張志宏的身后說道:“這位是桃花鎮幸福村梁書記,這位是恒源公司現場施工負責人肖隊長。”

張志宏伸出手與梁書記親切握手,梁書記黝黑的臉龐洋溢著憨厚的笑容,雙手緊緊握著張志宏的手,說道:“你就是張總吧,今天剛知道你要來現場檢查安全工作,我帶領村干部和鄉親們特地來歡迎你,也感謝你們施工隊為我們村里做了很多好事。”

張志宏向恒源公司現場負責人肖隊長點頭示意,梁書記拉著張志宏的手往村委會大院里走去,說道:“張總,你看,村委會廣場右邊靠近圍墻的地方是你們正在建設的基站,廣場的左邊是我們村的打谷場,原來從鄉村公路到打谷場是一條爛泥路,這次你們基站施工隊伍特地幫我們修了這么好的一條水泥路,為我們村做了件好事啊!”

張志宏乘坐的車剛才就是從這條新開的水泥路開進來的,這條路確實對村民的進出方便了許多。

現場施工負責人肖隊長說道:“梁書記你客氣了,修了這條路我們在這里施工也方便對多了,大車能直接開進來了,我們的工期也會加快很多。”

“哎,張總還是要謝謝你們領導得好啊,施工前你們施工隊挨家挨戶做宣傳,對施工期間可能給大家帶來的不便表示歉意,還對村民宣傳新建基站的好處,將會方便我們使用手機信號,不會對附近環境造成影響,基站發出的信號完全符合國家標準,對人體無害。他們還請江海市迅達通信公司為我們全村每家每戶免費安裝了光纖進戶,現在家家都用上光纖上網,對我們農業現代化做出了貢獻啦。哦。還有,施工隊還為我們村30多戶人家送去開工慰問品,一袋大米和兩桶食用油,村民們高興的不得了,主動為施工現場做志愿者,維護道路來往車輛行駛秩序。”

“是呀,村民們每天輪流為我們進場的施工車輛做指引,保證了車輛進出安全。”肖隊長說道。

“謝謝梁書記啊,我們在這里施工對你們帶來了不方便,也請村民們諒解,我們也是落實市政府關于加快通信現代化的要求,任務繁重,也請你們多多支持。”

“張總客氣了,有什么需要幫忙的話,就讓肖隊長直接來找我,等你們基站建設好了,我們一起來辦個開通儀式,大家熱鬧一下。”

“好啊,我一定參加,我估計最多施工3個月就能完工,到時候我們一起慶祝一下。”張志宏爽快地答應了。

張志宏與梁書記握手后隨肖隊長去施工現場檢查,剛到施工工地,

“大将军的武士队?”松本风间的脸色就是一变。那可是被称为大将军卫队的精英所在。多少次有人想要刺杀足利义政,都被这支队伍给救了下来,他们也成为了与忍者队伍一样的王牌存在。

只是前者更适合防御,他们忍者更适合于暗地里的刺杀罢了。

原本这就是两条不相·交的线,一个在明面上,一个在暗地里。可是这些武士们怎么会向忍者下手呢?就算是自己让大将军失望了,也不至于他派人来对付自己吧?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所不......

”傅红雪又不说话了。他说话,但是每个人都能听得出他的声音

新臨海基地內部。

街道全面戒嚴,路上時不時有巡邏隊在奔走。

數個空間門在重要路口出現,大大加快了新臨海基地的運轉能力。工業園中,一輛嶄新的、有流金涂層的棕熊坦克走下流水線,進入測試階段。

以軍工場的產能,只要材料沒用完,每個月都能產出十輛坦克。當然,飛機那種精密的東西他們就沒辦法了。

舊文明留下的,除了知識之外最珍貴的財富,便是這龐大而完整的工業體系。

相比之下,那些戰略儲備可能都不算最重要的。

吳輝批復完一份文件,看著站在旁邊不說話的兒子問道:“舍不得你那兩個小弟?”

“大家都知道他們是跟我混的……”吳德才表示自己不是舍不得那兩個家伙,而是舍不得面子:“就這樣丟到最危險的戰場上,以后誰還愿意相信我?”

“切不說那是不是最危險的戰場。”吳輝推了推鼻梁上的金絲眼鏡:“我問你,我們行政部門出資養他們兩個是為什么?”

吳德才想了想,試探著問:“在戰斗領域掌握一定的話語權?”

“沒錯。”吳輝很欣慰,“我們給他們的資源足夠培養起好幾個五級,如果他們不給出足夠的回報,那還有什么存在的意義?”

“一個人不去戰斗,也不去考核,我們又怎么確定他能給出多少回報?而且,馬上基地就會收獲相當多的神之印,他們不立下足夠的功勛,我們哪有借口為之申請?”

“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是整個行政部門派系的事情。”吳輝有些不留情地說著,但這段時間在父親身邊天天被批被罵的吳德才已經習慣。

“好。”他深吸一口氣:“我明白了。”

沈二和鄭德林通過吳德才投靠行政部門后,日子過得很不錯。

被行政部門雇傭,成為警衛員或者其他人員的精神力者不算少,但一來只有他們就是五級戰斗序列。經過好幾個月的培養,兩人精神力都已經達到五千多,但被卡在黃色夢魘的關口,無法繼續進步。

要知道李樂和郭懷憂他們幾個老牌六級,精神力都已經七千起步了。而精神力只是他們實際戰斗水平中不算突出的部分。

不過,再水他們也勉強算是六級戰斗序列。在如今這個全基地都在行動的情況下,兩人自然沒理由置身事外。

基地外,孫司令的進攻行動已經進入尾聲。

四個目標,除了鯨落重傷逃跑與海嘯匯合外,其他全部基本上已經搞定了。

李樂站在巨大的八爪魚尸體上,撿起海神之印。

身穿輻射防護服的小隊通過空間門抵達目的地,開始打掃戰場,收集戰利品。

特戰連傳來回報:“本部傷亡率超過四成……目標已死亡,但海神之印被其他神之尸搶走。”

三死一傷,收獲兩個海神之印和相當多的精神力結晶。還有應該能派上用場的巨型海獸尸體,這次行動應該算圓滿成功。

“下一個目標。”李樂坐上犀牛車,繼續前行。

郭懷憂坐上另一邊,我都答應可以辦到。”

“轟”林驍腦中驚雷炸起,眼淚如開閘的洪流不斷流下,林驍痛不欲生,不斷重復一句話;“你怎么這么傻啊!”

齊坤生氣的說:“現在她為了你這個小白臉,說辭職就辭職,你覺得我能答應嗎?還有,實話告訴你,我是真心打算招攬你,很顯然,你的態度太讓我失望,我只能跟你新仇舊怨一起算了。你不是能打么?你不是泡妞很厲害么?我把你五肢全廢了,看你如何猖狂。”

“不要啊!坤哥,我求求你放了他吧,我不走了,不走了,你叫我干什么我都干。”劉婷婷額頭都磕出血來了。

林曉喊道:“婷婷,不要求他了,有什么事讓我來抗,你要好好活下去。你不是一直想讓我原諒你么?我告訴你,我從來都沒有恨過你,你依舊是當初我心中那個單純可愛的同桌。”

劉婷婷驀然愣住,然后又繼續哭,哭得比之前更加厲害,哭著哭著,又大笑起來。

這么多年的心結,至此算是徹底打開,等這句話,成為支撐她面對艱難困苦還能勇敢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從幫齊坤交際公關出賣肉體開始,她就有著必死之心了。

等掙夠了錢,給獄中的爸媽安排好下半輩子,償還了養育之恩,等齊坤遵守承諾幫她報了仇,幫林驍討回了公道,她人生的任務就算完成了,她也就解脫了。

但直到重遇林驍,她心里愛的火苗再次燃起,尤其感到林驍也不是那么恨他,以及林驍的爸媽對她百般的好時,她幻想著有朝一日能和林驍復合,真真正正的在一起。

對未來美好的憧憬,讓她隱瞞了這些齷齪的過往,反過來費盡心思去倒追林驍。她想明白了,她可以不再去掙錢,也可以不去報仇了,她只想和林驍在一起,平平淡淡過一生。

哪知齊坤正如他自己所說,并不是一個善人,聽到她的請求后就狠狠的折磨她一番,還派人找出她背后那個男人,好巧不巧,這個人正是之前和他有過過節的林驍。

林驍被四五個大漢死死摁倒在地上,齊坤拿著尖刀,刀身寒光閃爍,慢慢走近林驍,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

眼見危險步步逼近,劉婷婷大喝一聲:“啊!我和你拼了。”

劉婷婷乘人不備,猛地沖向齊坤,瘦弱的身體爆發出極大的力量,摟著齊坤的腰身就往落地窗邊跑。

齊坤猝不及防,腳下不穩,竟被一個女人推得急速移動。

劉婷婷轉頭留給林驍一個凄美的笑臉,畫面在林驍眼前定格,他能清晰的看到劉婷婷臉上的淚痕。

“不要啊!”伴隨著林驍呼喊的,則是玻璃破碎的聲音。

劉婷婷抱著齊坤,就這么直沖沖的撞破落地窗,從八樓飛身而下。片刻,樓上的人都聽到“砰”的聲響,想必那就是肉體撞擊地面的聲音吧。

“婷婷,啊……”林驍握緊拳頭,任由體內的靈氣橫沖直闖,冒著反噬危險,他調動一切力量,在連吐幾大口鮮血,內腑受傷后,重新找回短暫的力量感。

他沒有絲毫猶豫,從窗邊相同的位置一躍而下。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杀戮无边!(万更求订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剑锋乾坤

前方路坎坷

剑锋乾坤

鱼人二代

剑锋乾坤

青葱3号

剑锋乾坤

行走深夜的猫

剑锋乾坤

沉浮梦中

剑锋乾坤

四月廿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