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十一年前,是你》。

李潇独自一人走在荒芜的幻境空间

他已经走了一个小时,离血武军的营地已经不远。

突然李潇停下了脚步,在他的精神扫描中,一大队人将血武军团团包围,天空中一只金鹏鸟驮着一个温文尔雅的白袍身影。

一种遗世独立,飘飘欲仙的气质从那道身影中散发而出,让李潇忍不住赞了声,“好一个浊世佳公子。”

可惜,那佳公子的形象没有保持多久,就被一支箭矢完全破坏了。

那金鹏鸟本来飞在300米高空,底下的箭矢根本够不到它。

可是突然间一道箭矢从血武军营地中央飞速冲出,直奔金鹏鸟而去。

虽然那金鹏鸟快速闪避,可是还是被箭矢贯穿了一只翅膀。

那金鹏鸟发出一声惨叫,带着那个青年从高空中滑翔而去。

方震离地还有十米的时候,狼狈的跳下了金鹏鸟,踉跄了两步才站稳了下来。

他面色铁青的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看你能射下来多少。”

说着方震抬手召唤出了100多只形似老鹰和狮子的生物,头部拥有老鹰的面孔和翅膀,尾部有着狮子的身躯和尾巴。

这些狮鹫各个都有练气七重的实力,100多只站在一起,一种凶悍的气息扑面而来。

在方震的命令下,100多名天武军走了过来,每人背上背着十支标枪,骑跨在狮鹫背上。

随着方震的指令,100多只狮鹫腾空而起,向着血武军的营地飞了过去。

在血武军营地的上空,100多支标枪像雨点一样向着血武军飞去。

虽然这些标枪没有什么准头,可是100多支标枪的攒射,还是让不少血武军直接被贯穿身体。

那些狮鹫从血武军营地盘旋着,标枪如雨点一般不断飞下。直到背上的标枪空了,狮鹫才在方震的命令下回返。

虽然在这个过程中有一两只狮鹫被箭矢射中,连人带兽掉到了血武军营地。可是血武军的损失更加巨大,1000多支标枪洒下,起码有200多名血武军倒地不起。

李潇牙疼的看着再次起飞的狮鹫,想着威武军如果遇到它们该怎么办?

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太好的办法。

在炼神境之下,这样的大规模空军简直无解。

不知道这个召唤师的精神世界是如何构建的,竟然可以批量生产飞行战兽。

.......

血武军营地

一身盔甲的汪超不停的来回踱步,

他焦躁的叫道,“小兔崽子,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对面站着的五个精修师噤若寒蝉,他们中也有个召唤师,可是他能够飞行的战兽根本没有,现在也拿那些狮鹫没有办法。

而其他四个精修,都是元素师。原来他们中有一个阵法师,在营地中布满了阵法。

可惜那人已经被杀了,现在面对空袭,他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汪超突然停住脚步,大声道,“出去拼了,这样下去早晚被磨死。”

他大声命令下,600名血武军以小队为单位向着营地外冲去。

而他和五名精修师也跟着从军营里走出。

就在他们准备大举进攻之时。那队狮鹫骑士,竟然飞向了血武军的战旗。

汪超脸色巨变,连忙命令队伍退回营地。

这时,那队狮鹫骑士又飞了回来,一根根标枪扔向了密集的人群。

在汪超目眦欲裂的注视下,一个个血武军被钉在了地上。

现在他是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如果他们冲出营决战,那些狮鹫就会偷袭战旗。如果他们死守营地,又会被一轮轮标枪不断消耗。

汪超一步跃上城墙,对着方震大骂道,“小兔崽子,有种正面决战,光靠偷袭算神马本事?镇蛮军没有你这样的孬种。”

方震慢悠悠的走出人群,笑咪咪的道,“我刚刚就是过去下决战战书的啊,谁知道老前辈脾气这么暴躁,竟然射我的鸟。现在想决战,晚了。”

汪超跳脚骂道,“小兔崽子,你别后悔。”

说着汪超命令100人和2名精修师守护战旗。

然后他带着剩下的300人和三名精修师,一股脑的冲出了营地。

他现在也不在乎什么阵型了,有那些狮鹫在,再好的阵型也挡不住从天而降的标枪。

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拼一个算一个。那些身后的血武军也憋气的不行,这仗打的,连敌人的毛都没摸到,就损失了一半人。

看到血武军不要命的冲过来。方震连忙走进了人群。

他的召唤的战兽都在血武军营地那,现在可没有余力正面战斗了。

天武军这次进攻来了600人,5名精修师,除了方震之外,全都是元素师,两风两水,配合起来正面战场上也不虚任何人。

更别说血武军已经被打残了,精修师也只出来三个,能不能冲过来还是另说呢。

不过天武军也小看了汪超这名镇蛮军精锐。

作为只差一步就能突破炼神境的武者,而且还有着敏锐的战场直觉。

汪超冲在前面,对轰来的法术攻击,能避则避,实在避不开,也凭借强楼上走来走去。

“玄娜,来,坐下,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老师同意了。你马上去收拾下,我带你去见我老师。还是我帮你一起收拾吧。”红焰充分发挥自己的红红火火的性格,拉着玄娜就跑向后院。

“小天----”正在楼上做事的凤飞舞含情脉脉看着上楼的傲天。

“凤姐,放心,我会经常来看你们的。”傲天打下保证。

得到傲天保证的凤飞舞眼神立刻亮丽起来,脸上也挂满微笑,很柔和望着傲天。

“小天,我们走了。”再上楼的红焰并没有发觉傲天和凤飞舞含情脉脉,拉着傲天直冲下楼。傲天发现玄娜身上只是背着一个很简单包裹,里面大概就只有一两件衣服吧,非常寒酸。

红焰带着傲天和玄娜来到学院一处偏僻处,这里离莫拉蒂院长住处不远,迎面竖立一个小型千年前第一高手——黄天雕塑,两侧是一方巨大的石壁,上面布满远古的文字, 房子外墙装饰简单,古色古香,看起来房子年代够久,正入口是一方矮们,红焰推开矮们道:“老师,我们来了。”

“进来吧----”一声优美动听的声音从房间里穿来。

“苏院长,您好!”鱼贯进入的傲天和玄娜马上向苏菲雅问好。

“小天,你的实力挺高,比红焰高多了。”苏菲雅一眼看出傲天的实力,暗中为傲天的实力叫好。

“谢谢院长夸奖,以后请院长多多指点。”傲天谦虚的说道,暗中却叫道,“真漂亮。”

“你就是玄娜,好标致的小姑娘。跟着我教学是比较辛苦的,你行吗?”苏菲雅看到仲孙玄娜清雅脱俗,心里很是喜欢。

“谢谢老师,我以后一定会刻苦学习的。”仲孙玄娜坚定地说道。

“老师,你是说小天实力比我还强,那怎么和测试结果不一样。”红焰听到苏菲雅的话后哇哇大叫道。

“测试结果,我不知道,但是小天实力确实比你强多了,他有初级魔武师的实力,你还只是刚突破高级魔武士。红焰,以后你可要好好向小天练习哦。”苏菲雅实话实说,顺便勉励自己的弟子。

“为什么小天实力和测试结果相差好大?”红焰还在喃喃自语。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定测试错了。不管怎样,红焰,以后你得好好向小天学习学习。”苏菲雅不清楚原因,也不想弄清楚。她只是希望自己的弟子要刻苦训练,争取早点提高实力。

“苏老师、红焰、玄娜,我希望你们不要把我的真实实力透露出去。我不想让人以为我是个天才。实际上,天才都是靠刻苦训练磨练出来的。”傲天看到苏菲雅一眼看穿他的实力,很佩服苏菲雅,这说明苏菲雅的实力至少也达到圣级的实力,当然他也希望自己的实力不要透露出去。

“真的,小天,你实力真的达到初级魔武师!你才是超级天才中的超级天才。”红焰听完傲天的话后,非常惊讶看着傲天,流露出崇拜“偶像”的眼神,好像在说:“真是我的偶像,以后我就和你混了。”

“当然是真的,红焰,你以为老师我骗你呀。小天说的好,红焰、玄娜,你们要记住,所谓的天才都是经过刻苦训练才成的,付出的汗水绝对要比常人多很多,天下是没有免费午餐的。”苏菲雅感叹道。

“哦----”红焰和玄娜陷入深思中。

“小天,以后请多多照顾红焰。”苏菲雅朦胧之中,似乎感觉到傲天必定能创造一番属于自己的天地,她希望傲天以后能多多照应自己的弟子。

“苏老师,我们是好姐弟。”傲天以姐弟之情回答了苏菲雅的问题,“苏老师,我的真实实力----。”

“放心,我们不会透露的,红焰、玄娜听到了吗。”苏菲雅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她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傲天也一样。

“谢谢,苏老师,对不起,以后我会告诉您原因的。”傲天道。

苏菲雅三人一起点点头。

处理完事情后,也到了午餐的时间,傲天邀请苏菲雅一起吃饭:“苏老师,我们请你吃午餐?”

“不了,下次吧。红焰,午餐吃完后,你把玄娜带去她住处。”苏菲雅道,看来苏菲雅早已安排好玄娜的事情。

出苏菲雅房间后,红焰对着傲天“呵呵”贼笑着,装作大声告密的样子,“小天,你有这么强的实力竟然不告诉我,呵呵---大家听着----”

红焰知道这可是“敲诈”傲天的极好机会。

“好了,红焰,有什么条件说吧。”傲天笑道。

“你只要答应我两个条件,我就不会告诉别人你的秘密。”红焰邪笑着。

“好。”傲天摇摇头笑道。

“第一个条件就是你要教给我一招半式。”红焰高兴的说道。

“好啊,还有呢----”傲天很爽快答应她,本来他就有打算和红焰多多切磋切磋,正好烈火腿就很适合红焰的天赋和性格。

“第二个条件,我还没有想到,等想到再告诉你,嘻嘻----”红焰很享受作为“债主”的感觉。

一路上,红焰都是轻笑着,傲天则是苦笑着,玄娜自然是好笑着-----

到了食堂,看到走进来的傲天三人,银衣站起来向他们招招手 “小天,我们在这里

龙啸云缓缓道:“我本不想再来佳悠然道:“你们以前要杀人时

一上午都在哗哗的翻书声中度过,直到中午饿得肚子咕咕叫才不得不出去找吃的。他没打算开车,首先他不喜欢成为关注的焦点,其次他也心疼油钱。不过他还是去停车场去看了看,千万级别的车啊,她心里总是有些不安,总感觉车会被偷了或者抢了,不去看一眼都感觉不放心。要是真丢了,把他卖了都赔不起啊。

停车位上那辆红色的法拉利还老老实实停在那边,不过一对年轻的男女正拿着手机比着剪刀手靠在车旁拍照。两人毫不客气,女孩子甚至都坐到了引擎盖上指挥着男朋友给她拍得漂亮一些。

感觉引擎盖都快要变形了,周朴心疼得不行,忙上前阻止,他脸皮薄,没好意思直接开口赶人,原本想着自己出现在两人面前,对方应该会有所收敛,就此离开,哪知对方不但没有不好意思,反而嫌弃的白了周朴一眼。

看周朴碍眼的没有离开,打扰了他们自拍,男人没好气地喊道:“看什么看?没见过拍照啊!”

“哥,别管他,土老帽一个,没见过世面,咱拍咱们的。”女孩在靠在挡风玻璃上摆了个造型。看周朴一声地摊上的打扮,穷鬼一个,连正眼都懒得看他。眼里只有这辆造型拉风的跑车,这颜色也是自己最喜欢的,和自己的气质简直绝配,真是怎么看怎么喜欢。

“这是我朋友的车,麻烦下来吧,可别压坏了!”周朴见他们根本没有走的意思,只好直接开口了。

“你朋友的?哈哈哈!”男人听了一愣,打量了一眼周朴那洗得发白的牛仔裤,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对着女孩笑道,“他说车是他朋友的,你怎么不干脆说你自己的呢?”

“哥,他骂我胖!你不管管!”女孩顿时气得跳下车,跳着脚不依道。竟然说自己会压坏车,明明自己才一百二都不到,简直岂有此理。

“小子,吹牛也就算了,现在你让我女朋友不高兴了,你说怎么办?”男子靠了过来,个子比周朴高半个头,一把揪住衣领趾高气扬地缓缓说着。

“怎么办?”周朴懵了,他说什么了?怎么就惹到女人了?

“道歉,还是让我揍你一顿?”男人扬起手里的拳头,在周朴面前示威,不时地朝着女朋友望去,后者正一脸崇拜地望着自己,让他十分得意,手上越来越用力,想把周朴给提起来。

明显感觉到后脖子一紧,再继续扯下去自己的那件衬衫可就要被扯破了,这是自己唯二的两件衬衫之一,可不能弄破了,忙用右手压住对方的手腕。

两人就这么默默的开始角力起来,女孩子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还在一边给自己的男朋友喊起了加油。

不过很快她喊得越来越没有底气,他男朋友可是健身服的专业教练,平时经常练举重,上半身的肌肉十分发达,今天是穿着外套,不然那凸起的肌肉看着就能吓退别人。

那强壮的肌肉可不只是用来好看的,男朋友的手臂力量她可是深有体会,他可以不怎么费力的把她单手举起来,可是今天似乎出了什么意外,男朋友竟然和一个比他矮小的男人打成了平手。

肌肉男比他女朋友更加惊骇,对方看起来和自己女朋友重不了多少,可是举了一下才发现自己严重误判了对方的体重,明明看起来不胖也不高,偏偏自己一下子没能提起来,自己单手可以托起170斤的东西,对方难道有170斤以上?这人是怎么长的?难道是身上背着铁块吗?

不信邪的他,为了不在女朋友面前出丑,用上了双手,使出了吃奶了力气,终于把对方抬起了一些,高兴的同时更多的是震惊,虽然没有称,但经常举杠铃的他,还是敏感地察觉到周朴的体重超过了200斤。

绝对是身上藏着铁块之类的重物了,不然凭着他的身材根本不可能那么重。还没等他彻底把对方抬离地面,一直手扣住了自己的手腕,试图挣脱自己的束缚。

肌肉男脸上带着自信的笑容,已经被他举起的人,抓他手腕又能怎么样,还能反手举起他不成,可是,很快他的笑容渐渐凝固,手腕上的力量越来越大,起初还能硬撑,越到后来,卡得越紧,对方的手指就像一把液压钳,死死地卡着自己的手腕,感觉骨头都咯咯作响,再下去骨头都要被捏碎了。

后怕的肌肉男,不敢在扛下去,顾不得在女朋友面前丢脸,痛得直叫唤:“松,松手,疼,疼,疼。”

见对方求饶,周朴也不愿弄伤对方,松开了虎口,转身朝着跑车走去。

女人见周朴这个把一身肌肉的男朋友都捏痛的怪物靠近,忙从身旁挪开身子,不敢挡着他的路,畏惧地退倒一边,是受人敬仰的地位、炙手可熱的權力以及終身榮譽,周特使,你會選擇哪一個?”

他直接在幾十個聯盟最高級別參謀面前公開說出這些,完全沒有顧忌任何政治場上的潛規則,幾乎已經是赤裸裸地威逼利誘了。

韓兼非抱著手,冷眼看著兩人的表演。

一個裝瘋賣傻,只是為了能夠要到一個更高的價碼,一個直截了當,完全不顧及臉面。

“這也……太直接了吧……”一直在旁觀聯盟最高級別軍事會議的47號行星土包子白賀忍不住嘟囔道,“47號行星的黑幫交易,多少還說點兒切口呢。”

“這是小事,盧杰并不想在這件事上浪費時間。”韓兼非回頭輕聲說。

果然,周融離開聽證席,走到主席臺前,接過那張紙,飛快看了一眼。

“可以。”看起來,聯盟的確開出了一個誘人的價碼。

“他們直接找你不是更簡單嗎?你了解的信息,比這個白癡多太多了。”源智子有些不明白,這些聯盟大人物為什么要如此大費周章。

“他們并不知道我的態度,”韓兼非笑道,“上次找我,聯盟丟了一顆殖民行星,在他們看來,找周融這種沒有根基、隨時可以收拾的笨蛋,比找我要劃算多了。”

周融放下那張紙,回到自己的位置。

盧杰則直接開口對會議室中所有人說道:“現在,我來宣讀戰時政府的第一道總理令:茲任命前總統辦公室主任、前保守黨特別事務綜合管理部副部長、前總理特使周融閣下,為戰時政府特別顧問團團長、國防部第三副部長,在戰爭期間協助國防部處理與硅蟲相關的技術裝備、戰術、戰法事宜,享受政府特別津貼。”

臺下頓時議論紛紛,這次,不但那些參謀,就連韓兼非也有些吃驚了。

在現場所有人看來,周融最多會被安排一個技術顧問的職位,需要的時候把他捧得高一些,不需要的時候隨時可以踢開。

國防部向來只有兩個副部長,這第三副部長是什么鬼?這幾乎等于直接把他送進的戰時政府的權力中樞了。

雖然只是外圍,但考慮到這個負責方向的關鍵性,這塊骨頭,給得是不是也太大了!

盧杰放下手中的委任狀,環顧四周,直到場內漸漸安靜下來。

“另外,我謹代表總理先生本人,向周部長授予聯盟英雄勛章。”

這一下,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聯盟英雄勛章,是聯盟歷史上最高榮譽勛章,在于教團長達二十年的大戰期間,也只授予過三百多人,大戰之后,哪怕是四萬行軍那種慘烈的戰役后,也沒有誰得到過這枚勛章。

“我們是在見證歷史嗎?”雖然不明白聯盟英雄勛章意味著什么,但從小對聯盟艦隊有著無數美好想象和向往的女孩白櫟還是問道。

“是。”韓兼非自嘲一笑。

在死亡行軍戰役中,他和白山雇傭兵獨立團拼了老命,十不存一,幾乎是以一己之力堅守撤退要道四十多天,讓超過百萬聯盟陸戰隊得以順利撤出行星,為自己贏得的,也不過是一枚金盞花勛章而已。

場內的氣氛很快再次平靜下來。

周融這才滿意地點點頭,這才開始講述自己和硅蟲“英勇作戰”的事情。

他的講述中,充滿了不實和對自己的吹噓夸大,但關于硅蟲的特征、感染方式與機制的問題,卻和真實情況沒有太大出入。

韓兼非還是不由得佩服這種靠筆桿子出身的人,即使是在為自己作贊歌的時候,那些看似空洞無物的辭藻和話語中,依然隱含著邏輯嚴密、條理清晰的關鍵信息。

現場的參謀們都低著頭,不斷在面前的電子紙或個人終端上記錄著什么。

周融終于一口氣說完了他在澤塔星圈那座實驗室中的經歷,如果不是親自去過,就連韓兼非都會相信他所說的那些話了。

“好的,相信我們已經對目前正在應對的敵人有了一些了解,具體的細節分析,還要等戰情部的分析結果出來。”在看到周融已經沒有更多東西可講之后,盧杰起身走上主席臺說,“那么,韓先生有沒有什么需要補充的?”

“有一些。”韓兼非站起身,盧杰向在場的參謀們介紹了他的身份。

迎著聯盟軍方大佬們復雜的目光,他走上臺前:“我是韓兼非,我這邊還真有一些需要補充的信息。”

說著,他看向之前坐在身邊的三個穿著裝甲的人。

“我今天帶來了,來自硅蟲爆發地,ACPM47號行星的三位幸存者!”

場內頓時一片嘩然,所有人都站了起來。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十一年前,是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超意者同盟

东人

超意者同盟

秦小词

超意者同盟

胜妆

超意者同盟

飞鸟蝉鸣

超意者同盟

路过的穿越者

超意者同盟

林禹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