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应该嫁了》。

这种高兴的程度,简直已经守法律,必须要有契约精神

沈深現在的神識差不多已有六十里左右的距離,這對于一個煉氣中期的修士來說,基本是不可想象的,這是沈深的一大秘密,任何人都不知道他有這樣強悍的神識。

只是沈深自己感覺神識過于散亂,更是沒有好的神識修煉功法,發揮不出神識的威力。

小狐依然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頭頂上二只小小的嫩角,不時有一些輕微的聲響傳來。

隨著聲音的響起,沈深腦海中頓時感覺到一陣陣的暈眩,這確實是一種神識攻擊的沖擊波,無形無色毫無痕跡可尋,卻在腦海中翻滾起洶涌的波瀾。

如果不是自己早已誕生了神識,在這樣的攻擊面前,自己很可能在瞬息間暈眩,從而任人魚肉。

盡管如此,小狐持續的攻擊依然讓沈深頭痛欲裂,渾身似乎都失去了精力。

“你會神識攻擊?”

沈深明知道小狐聽不懂自己的話,但還是問了一句。

小狐吱吱叫著,又是一步跳上了沈深的肩膀,高昂著小小的腦袋,似乎在表示自己不僅僅有速度,還有殺人的手段。

沈深啞然失笑,看來這只幼獸不是個簡單的東西,也不知是本身就是如此,還是變異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在沈深的認知里,從未見過這樣的幼獸,包括執法殿的陳長老,也沒有認出這是一只什么樣的幼獸。

如果讓小狐長時間的用神識攻擊自己,那自己的神識不是可以更加凝練、也更加熟悉神識攻擊的方法嗎?

雖然不能攻擊別人,但如果哪天有人用神識攻擊自己,對付起來也游刃有余,最起碼防御性會大大提高。

想到這兒,沈深心下一喜,說不定還可以從小狐的攻擊中,借機尋覓到一絲神識攻擊的法門。

“小狐,你繼續用神識攻擊我,但不可全力發動,知道嗎?”

沈深像一個狡猾的狐貍,誘導著涉世未深的小孩一般,順便扔了一枚掊力丹過去。

小狐一口吞下掊力丹,然后依著沈深的手指,跳到對面的桌上。

小角輕微震動中,一種無形的漣漪蕩漾開來,瞬息間沖進沈深的腦海,掀起了驚濤駭浪。

沈深大喜,立即凝神閉目,全力調動自己的神識,對抗小狐的攻擊。

一盞茶時間很快過去,沈深感覺到了腦海中陣陣的疲倦和乏力,舉起手示意小狐停了下來。

哪怕只有一盞茶的時間,沈深也知道自己的神識已經消耗了八、九成,人也顯得虛弱不堪。

這種攻擊發生在識海,直接作用在神魂之中,和肉體受到的傷害完全不同,而修士修煉,越是往后越是注重于神魂的修煉與強大。

有很多的丹藥可以治療肉體的傷害,但神魂類丹藥卻可遇不可求,價值更是高昂到不敢想像的地步。

很多修士神魂受到傷害,輕則失去境界的晉升停滯不前,重則陷入昏迷之中,或是變成白癡,一輩子渾渾噩噩不知所以。

沈深同樣沒有恢復神識或神魂的丹藥,只好吞下一把掊力丹,然后吩咐了小狐一句,倒頭便睡。

深睡眠階段,神識的恢復會有一個極高的速度。

三天后,沈深醒了過來,感覺到神識恢復了差不多一半,嘆息一聲沒有好丹藥之后,卻驚喜地發現,自己的神識比之前凝實了許多,總量雖有所減少,但堅韌性似乎提高了不少。

沈深沒有繼續讓小狐攻擊自己,而是發了一道信息給魯星,詢問有沒有類似修復神魂類的丹藥。

魯星很快回了信息。

開始以為沈深受到了神魂的創傷,心里擔憂不已,后來知道沈深只是想準備一些這類丹藥后,才回信說花影宗內可能沒有。

訊息中表示聽說過這片大陸最強大的羅而王國,曾出現過修復神魂、恢復神識的丹藥。

那是在一次拍賣會中,一瓶十二顆丹藥,拍出了一百萬中品源晶的高價,而且那丹藥僅僅只能恢復神識,對神魂的修復并沒有多少效果,盡管如此,依然拍出了一個天價。

沈深聽了之后也是無語,只好放下了尋找這種丹藥的想法,慢就慢點吧,反正小狐跟在自己身邊,什么時候都可以凝練神識,聊勝于無了。

接下來的日子,沈深一方面依然讓小狐攻擊自己,凝練自己的神識,一方面還是繼續推演禁制。

沈深

“就憑借我們兩個人的實力,也只不過是暫時能夠接觸體內的真元之力在這空中短暫飛行而已,并不能真正的在這空中長時間的進行移動,所以說這幾千里的距離對于我們來說還是非常長的,所以說,我們一會可能就需要在地面上進行趕路。”

在空中飛行的時候,秦輝更是不斷的拿出自己儲物戒指中的原始,來提供自己和小狐貍兩個人不斷的進行消耗,但是,經過了長時間之后,秦輝的心神都感覺到了一陣疲憊之一,秦輝都有這種感覺,更何況那一旁......

他语声微顿,目光笔直望向那秃来-百零八式,金枪徐义加了四

陈氏学堂内,郭若雨等人走后,黎殇看着陈先生问道:“田轩呢?”

陈先生说道:“走了。”

“走了?他怎么走的?”黎殇问道。

陈先生说道:“就那么走了,还能怎么走?”

“他自己一个人?”黎殇问道。

陈先生点了点头说道:“一个人。”

“没跟别人一起吗?他怎么出去,他现在有没有危险?”黎殇问道。

陈先生说道:“放心吧,他不会有事,已经出城了。”

黎殇听后松了一口气,说道:“那就好。”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他?”陈先生问道。

黎殇点了点头。

陈先生说道:“不出意外的话,明天紫灵城可能会被攻陷,不过我有一计,可以少死些人。”

黎殇看着陈先生,说道:“是什么?”

陈先生看了他一眼,说道:“在那之前我还得找一个东西,就在这城中,若是明天找到了,那么便可以挽救,若是找不到,那么全都得死。”

“我能做些什么?”黎殇问道。

陈先生说道:“明天外面若是有人打进来,这城里会开启护城大阵,但必须有人在结界边境战斗,来阻止想要进来的人。”

“我去。”黎殇开口说道。

陈先生说道:“只有你可不够。”

黎殇说道:“我能找来人,许胜,还有各大宗门的宗主子弟,到时候肯定都会来。”

陈先生说道:“那便好,只是……”

“只是什么?”黎殇问道。

陈先生说道:“光靠你们还是不够,若是能让那人出手就好了。”

“谁?”黎殇问道。

“那位编制竹笼的邹老人,但好像并不太可能。”陈先生说道。

黎殇想起了他,说道:“我或许可以请到他。”

“嗯?”陈先生看着黎殇问道:“真的?”

黎殇点了点头。

陈先生问道:“你认得他?”

黎殇说道:“我得先试试。”

陈先生说道:“若是没有把握,最好别去,我怕他心情不好了,直接就把你给了结了。”

黎殇点了点头,说道:“好。”

说完后,黎殇便不再多留,直接离开了这里。

在此时的城外,田轩晨与一条老黄狗走到那里,然后田轩晨扭过头看向了身后,看了眼后便转了回来。

田轩晨开口说道:“老黄啊,我要走你干嘛还要跟上?你走了现在家门谁来看啊?”

“汪汪!”

老黄狗叫了叫。

田轩晨无奈叹息一声。

一人一狗走在那里,田轩晨走在前面,老黄狗跟在身后。

然而就在这时,他们的前方突然多出了一位黑衣人,那黑衣人就那么站在那里,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田轩晨突然停住,不知那人要干什么,于是走了上去,想要问上一问。

对面的黑衣人也朝着这边缓缓走开,但就在这时,他突然愣住了,他缓缓抬起头看去。

这是何物?怎会如何恐怖!惊慌之下,便立马消失了身影,离开了这里。

田轩晨看了后有些疑惑,说道:“这人怎么回事?这么奇怪。”

田轩晨看了眼身后,发现老黄狗还在乖乖的跟着,于是便继续前行。

在此时的城内,郭若雨向着一旁的刘姓老人问道:“那位陈先生真的是画仙吗?”

刘峰城说道:“不可能,画仙是谁?那样的人物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郭若雨“哦”了声不再多说。

这是,他们已经走到了城门口,他们抬头看去,发现城墙之上站着许多的黑衣人,站的位置很随意,看不清他们的真容。

“他们是?”郭若雨问道。

刘峰城看着上面那些黑衣人,说道:“不知道,可能是城墙之外的那些家伙。”

“他们会拦住我们吗?”郭若雨担心的问道。

刘峰城说道:“不会的,据我这几日得知,外地人可以在这里随意进出,并不会被他们攻击。”

这时,霍萱萱开口问道:“他们怎么知道我们是不是外地人?”

刘峰城说道:“他们或许会记住,又或许能够看出我们是否拿了这城中的灵运或者气运,来决定我们是否是这城中人。”

然而就这样,众人走出了城门。

从刚开始一直到现在,上面那些黑衣人一直看着他们,直到他们走出城门,才不再看去。

众人成功走出去之后,均叹了一口气。

在此时的城中,黎殇找到了那家编竹笼的地方,来到了门前,抬头看了眼那匾额,然后走了进去。

进去后,黎殇没有看到有人在里面,然后想要开口喊时,有人走了过来。

那是一位老人,他扶着一根拐杖,然后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看向了黎殇,然后便一直的盯着他。

黎殇看到后吓了一激灵,然后问道:“为什么盯着我看?”

老人说道:“你这身上可竟是宝啊!”

黎殇说道:“有倒是有,不过多不多我可不知道。”

老人转过头不再看他,然后从他的一旁走了过去。

“馋的很。”老人说道。

“呃呃!”

得到了邪惡聯盟在泰國一個秘密據點的情報。

不過,情況不容樂觀。

“林肖,一個好消息,一個壞消息,想先聽哪一個?”

李小云撅著小嘴有些委屈,跑到了林肖的房間。

“看你這模樣,先說哪個能讓你高興,那就說哪一個吧。”

林肖笑著調侃道。

“好吧,你是不知道,氣死姐姐我了,我們明明是在替國分憂,為全人類去收拾那些殘渣。”

“可是他們的態度好消極,遮遮掩掩沒個痛快話。”

李小云氣呼呼的說道。

“邪惡聯盟可不是小打小鬧的地下幫派......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应该嫁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我要称霸诸天万界

亿爵

我要称霸诸天万界

梦系神羽

我要称霸诸天万界

逆袭的马里奥

我要称霸诸天万界

泊小不

我要称霸诸天万界

皮侠客

我要称霸诸天万界

吐槽波叔